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专栏 > 中国敢于主张的外交并不容易

中国敢于主张的外交并不容易

2014/04/14

PRINT

       中国似乎正要展示负责任大国的外交方针。中国以往基本上是消极外交,对于和本国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主题不进行表态,但随着贸易活动扩大到全球,加上中国游客已经遍布到全世界各个角落,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和中国没有丝毫牵连的主题了。但现实中的地缘政治学日趋复杂,要做到旗帜鲜明并不容易。

  不邀请关系恶化国家的大使

       “会有谁去呢”,在北京三里屯的叙利亚大使馆里,阳光透过巨大的窗口静静地照进房间,望着一街之隔的沙特大使馆方向,叙利亚驻华大使伊马德•穆斯塔法叹口气说。

        3月15日,沙特实权人物、王储兼国防部长萨尔曼在访华的最后一天举行晚宴,招待中东各国的驻华大使们。这场羊肉加果汁的宴会并未邀请关系恶化的叙利亚、伊朗、卡塔尔等国大使。

        从驻美大使平调到驻华大使、深得阿萨德总统信任的穆斯塔法没有外交辞令,而是直言不讳地说:“沙特向我国的反政府激进组织提供资金援助,助长了混乱。即使接到邀请,我也不会去用手碰王储提供的食物”。

        两国关系如今已恶化到如此地步。仅仅数年之前,阿萨德总统还和其他阿拉伯国家元首一起访问沙特首都利雅得,与阿卜杜拉国王交换意见。叙利亚是具有和沙特同样地位的另一个地区大国,但自从和伊朗开始接近后,就招致了沙特的不信任。 

       中东局势以往一向是以色列与阿拉伯各国对立的格局。其后属于什叶派穆斯林的伊朗通过核开发计划而崛起,引起了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各国的高度警惕。而3月份同属逊尼派的沙特、巴林、阿联酋(UAE)三国从卡塔尔召回了本国大使。原因是强烈反对卡塔尔利用石油资金支持埃及等国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组织。

   “教科书”内容已经过时

       这一剧变让中国的外交官们头痛不已。正如“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道理,最近已经进入了以色列和沙特举行部长就伊朗威胁交换意见的时代。教科书中所讲的国际形势已经过时了。

        1989年后,中国在遭到国际孤立的局面下,选择了外交上不与各国交恶,把精力放在发展经济上,努力增强国力。最高实权人物邓小平就外交问题指示要“冷静观察,站稳脚跟,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绝不当头”。这就是所谓的“韬光养晦”方针。

       进入习近平时代后,局面发生了很大变化。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我们将积极参与国际多边事务,为解决全球性问题和热点问题发挥建设性作用”。这一主张显然是要毫不犹豫地“当头”了。

       清华大学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表示“中国不可能每次在发生国际争端时都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弃权”,主张作为和美国同样的世界大国,必须显示出明确的外交方针。

       但现实世界并非如此简单。3月15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并入俄罗斯的克里米亚全民公决无效的决议案。中国经过深思熟虑投了弃权票。在希望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与欧美保持步调一致的同时,也不能损害与俄罗斯的关系,结果只能放弃表达意见。

       针对中国弃权,美国《华尔街日报》在社论中断言“中国在冷战后的国际秩序中显然不是一个靠得住的朋友”。似乎不难想像中国的外交官们顿足捶胸的懊悔场面……

本文作者为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 大连支局 森安健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3331.84-60.0311/11close
日经亚洲3001317.25-23.0611/11close
美元/日元109.030.0811/1206:49
美元/人民元/close
道琼斯指数27691.4910.2511/1116:20
富时1007328.540-30.84011/11close
上海综合2909.9746-54.210311/11close
恒生指数26926.55-724.5911/11close
纽约黄金1461.3-2.911/08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