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专栏 > 美国依赖中国付出的代价

美国依赖中国付出的代价

2013/12/25

PRINT

       雷曼危机终结了美国单极时代。遭受重创的美国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样独自引领世界政治和经济了。在没有哪个国家能够一家独大的情况下,迅速成长的中国开始动摇现有秩序。世界进入了无“极”的不稳定时代。

 
      2008年12月4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与美国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共同主持了中美战略经济对话。

       在允许媒体旁听的开头几分钟时间里,通常情况下都是相互亲切问候。但在这天的对话中,王岐山还没等到记者和摄像师退场就直奔主题。

       “希望美方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稳定经济和金融市场,确保中国在美资产和投资安全”。

       对于王岐山严厉的语气,对面的保尔森仓促间有点儿不知所措。王岐山所说的“中国在美资产”,就是指美国国债。

  超越日本位居第一

       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在爆发雷曼危机的2008年9月超过日本位居世界第一。进入10月后,即便在人们对美元的担忧加剧的情况下,中国仍未放慢购买的脚步,当月月底的持有额比9月底一下子高出了近700亿美元。

 
        在中国大量增持美国国债时,也恰逢美国政府被迫增发国债之机。

        根据美国的金融稳定法,需要最多投入7000亿美元公共资金从金融机构手中收购不良资产。在10月3日这项法案通过后,为筹集实施该法案所需的资金,保尔森宣布要增发国债。

        “有没有认购者”--面对市场的这一疑问,保尔森在10月21日的演讲中给出了一个答案:“我与中国副总理王岐山保持着紧密联系”。

         实际上保尔森与王岐山是有着10年交情的老朋友。

       在上世纪90年代末,作为高盛集团高管的保尔森曾向时任广东省副省长、负责处理非银行金融机构破产问题的王岐山提出了事务性建议。据说王岐山对保尔森非常信任。

        “我们与中国政府结成了牢固的纽带,在确保美国的信用方面起到了非同寻常的效果”,保尔森在回忆录里如此回顾,透露出为走出危机,不得不依赖拥有全球最大外汇储备的中国。

        但向中国借钱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作为最大债权国,中国开始对美国打造的国际金融秩序公然唱起了反调。

 
        2009年3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发表的文章让全世界感到震惊:“仅靠储备货币发行国无法在为世界提供流动性的同时确保币值的稳定”。文章指出了以美元为储备货币的局限性,提出创设“超主权储备货币”来代替美元。

       中国发布这一主张的场合是在2009年6月成立的金砖四国(BRICs: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峰会上。加上2011年新加入的南非,金砖国家已经成为新兴市场国宣示团结起来走向世界多极化的舞台。

   债权者的权利

       中国甚至还开始对美国的军事预算指手画脚。

       在2011年8月美国评级机构下调美国国债评级后,新华社发表评论文章,称“世界唯一超级大国最大的债权国中国现在有充分的权利要求美国解决它的债务问题,确保中国美元资产的安全”,其中具体要求的事项就是削减军费。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3249.61405.6508/13close
日经亚洲3001413.352.7708/13close
美元/日元106.880.1008/1400:30
美元/人民元6.94410.007708/1316:29
道琼斯指数27932.32-44.5208/1311:25
富时1006192.950-87.17008/1316:20
上海综合3320.72611.460508/13close
恒生指数25230.67-13.3508/13close
纽约黄金1934.92.308/12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