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专栏 > 谁阻碍了日本金融科技的发展

谁阻碍了日本金融科技的发展

2020/05/09

PRINT

中日深度观察

  瑞穗银行法人推进部主任研究员 汤进:近日,一本题为《瑞穗银行19年苦斗史》的新书上市后成为日本出版界的一匹黑马,登上了日本最大的图书销售平台-亚马逊网上书店的销量冠军。日本3大金融集团之一的瑞穗银行历时8年,投入4000亿日元动用35万人次开发出的结算系统被称作日本IT史上最大的手笔。苦难叠加的开发过程和鲜为人知的银行内幕犹如一部灾难大片为读者津津乐道,同时传统金融技术集大成的系统能否与金融科技(FinTech)无间隙对接?也让读者颇为担忧。

                               

日本书店热卖的图书《瑞穗银行19年苦斗史》

                         

  日益成熟的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是金融科技的核心技术,全球风靡一时的比特币就是基于区块链技术上产生的加密货币。在新技术的推动下,金融科技浪潮已经扑面而来,给传统金融领域带来革命性的变化。银行需要闭门苦斗,更需要开门创新,如何在金融科技上开展创新将成为银行今后发展的生死攸关的问题。

                    

  我国电子支付的普及率很高,金融科技也逐步应用于借贷服务,但是金融科技创新和监管尚处于起步阶段。反观电子支付推进缓慢的日本,近年在金融科技领域也是暗流涌动。无论是日本电装公司发明的二维码,还是索尼公司推出的Felicia技术,亦或是匿名日本人“Satoshi Nakamoto”提出的比特币概念都是金融科技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节点,可以认为日本企业在将科技成果转化为产品的能力上依然独树一帜。比较中日两国金融科技的现状,有益于为我国金融机构的服务升级,“定好位、服好务”助推我国发展成金融科技强国。

                         

  1. 创新和监管是新的命题

          

  我国金融科技中虽然已出现互联网+金融(银行、证券、保险)、机器人投顾(robo-advisor),电子支付、征信、P2P(点对点金融)、众筹(股权、收益权、产品)、SaaS(按需即用软件及系统服务)等多种商业模式,由于金融普惠程度比较低,加上我国银行体系的局限性导致中小企业和个人贷款缺口大,因此金融科技目前大多应用于借贷服务。

              

  2019年后,5G商用牌照的发放和基站建设使我国通信系统快速升级,也为金融科技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各大金融机构积极引入金融科技,把“数字化”作为转型的方向。金融科技在对市场渗透的的同时其风险性也加大,因此金融监管需要积极利用技术手段提升风险的防范能力。早在2017年的《中国金融业信息技术“十三五”发展规划》中,我国提出要加强金融科技和监管科技研究与应用。2019 年 9 月,人民银行发布了《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 年)》,提出到2021年建立健全中国金融科技发展的“四梁八柱”,进一步增强金融科技应用能力,实现金融科技应用先进可控,持续提升金融监管效能。

          

  金融科技是技术创新,监管科技具有市场主体的合规和监管职能,而监管沙盒是对过度监管的松绑。最早由英国提出的监管沙盒是被描述为一个“安全空间”,在该空间内通过适当松绑对参与测试的创新产品或者服务的束缚,目的是兼顾金融科技创新与风险管控。监管沙盒虽然是金融产品创新的测试机制,但在引入中对于金融市场和监管体制有许多要求,认为不适合中国国情的学者也不在少数。2019年底,人民银行在北京市率先开展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借鉴国外的“监管沙盒”实践经验,探索构建符合我国国情的金融监管政策,这也使我国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迈出了突破性的一步。

                     

  2. “日本人爱存款”阻碍了日本金融科技的发展?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