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因对立失去的东西

2019/08/13


  秋田浩之:中国有句谚语叫“不打不相识”,意思是“如果不争吵,就无法相互理解”。1972年9月实现邦交正常化的日中两国就是如此。访华的田中角荣首相与周恩来总理经过了甚至可能决裂的激烈交锋,最终成功实现了重归于好。

 

  在谈判迎来紧要关头的时候,毛泽东将田中角荣请到中南海,问吵架是不是已经结束了?因为毛泽东知道,彼此坦率地争论才能达成和解。

 

  上述谚语是否适合日本和韩国呢?如今,笔者不得不感到悲观。以韩国的前劳工判决为开端的对立正深陷泥沼。

 

 

  8月2日,日本加强了对韩国的出口管制。韩国表示强烈反对,对日本产品的抵制运动正在扩大。虽然国际社会认为日本是为了让韩国听话而用了硬招,但笔者却认为现实恰好相反。

 

  观察舞台的背后,更接近于实际情况的反而是日本被迫采取了本来不想用的“猛药”。

 

  围绕第2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强征劳工问题,韩国大法院(最高法院)在2018年10月做出了命令日本企业进行赔偿的的判决。日本认为该判决有可能推翻了《日韩请求权协定》(该协定认为索赔权问题已最终解决),再三要求举行磋商,但韩国始终未予回应。

   


   

  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表示,尽管如此,首相官邸当初仍真心希望尽可能避免被视为报复的强硬措施。因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幕在即,不希望给韩国的访日热潮泼冷水,同时还担心消费增税后对经济的影响。

 

  但如果不采取行动,在韩国被扣押的日本企业的资产可能被出售,日本作为最后手段启动了“报复措施”。

 

  这样说来,问题的本质在于,日本为何之前未能让韩国坐到谈判桌前。原因有很多,如果深究的话,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韩国眼中,日本的价值出现下降。

 

  日本的当局者和韩国专家表示,3个结构变化招致了日本的价值下降。第1是中国的崛起。因此从经济层面来看,中国的重要性开始明显超过日本。

 

  从占韩国出口的比例来看,2001年中国超过日本。2003年中美也发生逆转。自2007年起,仅中国一国就超过了日美总额。到2018年,中国所占比例已经达到26.8%,明显超过日本(5%)和美国(12%)。“随着经济的依存度下降,韩国出现了不用特别在意日本的氛围”,日韩外交人士表示。

 

  第2个原因是随着朝鲜拥有核武装,日韩的对朝鲜路线的方向变得完全相反。日本为应对核武威胁,与美国合作,转向封锁朝鲜的方向。另一方面,韩国则更重视防止核战争,进一步加快与朝鲜的和解。

 

  也就是说,在最为关键的对朝政策上,日韩出现明显分歧。从韩国来看,支持韩朝和解的中国是比日本更为重要的合作伙伴。

 

  第3是韩国的内政。随着代际更替和民主化不断推进,韩国国内认为军事政权于1965年签署的《日韩请求权协定》不平等的舆论正在加强。

 

  与其说是历史问题正在削弱两国的友好基础,不如说上述结构变化导致了友好基础削弱,结果也让历史问题更易重燃战火。

 

  那要怎么办呢?不得不说没有速效药。为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或许只能努力寻找对症疗法。


 

  其一是加强直接向韩国民众传递信息的体制。韩国国内也有舆论与过激反日派保持了距离。韩国盖洛普7月12日发布的舆论调查显示,韩国人对日本的好感度降至10%左右,但41%对日本人“抱有好感”,与“没有好感”(43%)基本持平。

 

  对于韩国政府暗示撕毁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一事,韩国预备役将官的团体于8月7日发表了反对撕毁协定的声明。此外,首尔市中区挂出了呼吁抵制日本产品的旗子,引发大批韩国民众的批评声,最终被迫撤下。

 

人们在首尔的日本驻韩大使馆前抗议(8月3日,Reuters)

  

  在对韩国舆论施加影响的同时,政府层面也应进一步增加日美韩对话。目的是将美国作为压舱石,防止韩国进一步在对朝鲜和中国政策上倒向不同的方向。如果日韩的裂痕加深,将影响到美国的亚洲战略。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日韩怎样才能维持友好”。

 

  以更长远的眼光来看,需要改变韩国的对华贸易依存度,从而拉回韩国。即使很难立即实现,但在不远的将来,日本或许应讨论让韩国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日韩被历史和领土问题深深影响,变成亲密的友好国家或许很难。但至少还能建立稳定的“普通关系”吧?如果做不到这一点,获得渔翁之利的是希望分裂日美韩的朝鲜、以及欲在东北亚增强影响力的中国。这应该不符合韩国的国家利益。

 

  本文作者为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评论员 秋田浩之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