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专栏 > 中国网络消费社会很脆弱?

中国网络消费社会很脆弱?

2017/12/05

PRINT

日本记者看中国

 

    小翟目前的月收入大约为5000元,相当于大学毕业生的平均水平。不但偿还了过去的借款,还打算近期结婚。他充满期待地说:“这个工作很自由,而且业务也有可能继续扩大”。

 

    网络消费社会的到来给中国带来了便利性和就业增加等各种益处,另一方面,也开始看到弊病。最大的问题是像小姜这样从事单纯工作的后方人员的人工费正在膨胀。

 

    原因在于确保充足人手存在难度。很多大城市出身者对于在室外工作往往敬而远之。此外,还存在当地人不愿意遇到熟人,或者不想从事这样的工作的一面。因此,从事快递、送餐等这类工作的人员多限于地方出身者。另一方面,相关市场则在迅速扩大,从2017年的增速来看,预计共享单车达到逾8倍,而送餐服务增长8成。

    

      日趋激烈的快递员争夺

   

    因此,送餐服务与电子商务等其他行业的快递员的争夺日趋激烈。在招聘之际,不得不借助高额工资和丰厚的福利待遇来吸引人。在我实际采访小姜等5人之后发现,月收入与前一个工作相比都达到2~4倍,过半数在从事现在的工作1年后,收入增长了5成左右。

 

    在中国,构建利用精密系统的最佳运输渠道、以及提升采用卡车等的业务的效率等基础设施的完善依然迟缓。但是,由于推进了网络振兴政策,形成了以廉价劳动力加以弥补的结构。

 

    然而,这种劳动的月薪如今已超过了大学毕业生从事工作的月收入,而且增长速度也在持续加快。在业务增长期间一般很难暴露问题,但如果增长一旦放缓,就将迅速挤压企业的盈利,这一点不言而喻。

 

    在支撑此前的中国经济的制造业一线,基于机器人的机械化正在推进,还有来自东南亚等地的廉价劳动力。据“饿了么”等表示,由于需求正持续增加,因此工资的上涨尚没有构成问题。不过,照此下去,在不远的将来,网络消费社会也有可能出现与制造业相同的现象。

 

    我在一开始采访小姜时曾问他:“将来这项工作可能被无人机等机器取代,到时候怎么办?”小姜对此只是一笑而过,说“暂时不会发生这种事”。

 

      中国社会似乎正直面一个课题,那就是如何给小姜这样的、支撑中国社会的人们提供一个能持续从事某项工作的环境或机制。

 

      本文作者为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大连支局 原岛大介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

金融市场

日经225指数22553.22-141.2312/15close
日经亚洲3001378.07-5.5412/15close
美元/日元112.56-0.2012/1605:48
美元/人民元6.5979-0.010312/1519:29
道琼斯指数24651.74143.0812/15close
富时1007490.57042.45012/15close
上海综合3266.1371-26.301412/15close
恒生指数28848.11-318.2712/15close
纽约黄金1254.30.512/15close

关于日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