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专栏 > ROOT > 专栏/观点 > 老柯要说话 > 天津爆炸,教训何在?

天津爆炸,教训何在?

2015/08/20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柯隆:曾不止一次去天津滨海开发区调研,此次化学物品仓库的爆炸事故突然炸醒了所有的中国人。截止8月17日,天津市政府公布的死亡和失联的人数加起来约200人左右,其中死者的身份大部分没有核实,有可能与失联者有重复,也就是说实际的死亡人数要小于这个数字。说实话如果这个数字是真实的那可谓不幸中的万幸,因为相当于24顿炸药的爆炸,距离爆炸中心两公里内就有居民楼,死亡的有一半是前来救火的消防人员。当地居民的财产损失虽然惨重,但人命伤亡比想像的要少。

柯隆
       海外媒体普遍关心的问题是为什么化学物品仓库会发生爆炸?第一次爆炸以后,是什么引发了更剧烈的爆炸?当然,天津当地的居民则更关心什么东西爆炸了,有没有毒,对生命和生活有没有影响?在事故中失联亲人的家长和亲属主要希望政府给他们一个说法,他们的孩子是死是活?

       政府有政府的难处,作为政府官员在这样的关头谁都不愿意抛头露面,因为责任太重大,谁也担当不起。所以,在第一时间搞几个副手出来应付一下,某大学教授甚至面对电视镜头说:“在所有的检测点检测的数字都显示污染指标达标”。我不知道应该不应该用无知者而无畏来评论这位教授的胆量,因为他应该不是无知者,他的化学知识是我的千百倍。

       我们不妨参照一下处理此类事故的国际惯例。首先,事故的责任人应该是仓储企业的法人代表,这个法人代表有责任和义务出来解释和说明他的仓库里放的是那些公司的什么化学物品。如果连他都说不清楚,那就没有人能说明白了。其次是政府有关部门的负责人,比如海关和安检局等单位,因为他们手上应该有相关的报关单和手续,他们有责任说明事实。再其次就是消防部门的负责人应该说明当时用什么方法救火的?化学药品仓库的火灾不同于一般民宅失火,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了。

  柯隆 的其他文章

  “安倍谈话”真的那么重要吗?

  也谈歧视

  政府该不该救市?如何救市?

  从气功“大师”王林出事说开去

  我们看不到人民币国际化

  只有加速改革才能救股市

  王以民为天,民以食为天

  日本为什么不加入亚投行?
 
  正视历史从“抗日神剧”做起
 
  京都、奈良和北京
  
  读不懂的股票市场

  中日关系离政治越远越好

  中国足球为什么总是输?

  中日两国领导人微笑握手

  和谐社会应该多一些幽默感

  重新思考中日友好
 
   

       说实话,现在还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现在搞清楚事实最重要。事情未过就要追究责任,那所有的责任人都将逃之夭夭。当然事故的受害人是坚决不答应的,他们当然要问责政府。但政府也是手忙脚乱,谁也不愿意负责任。我们看到此次事故责任的推诿有点象温州动车相撞事故的处理,结果铁道部的新闻发言人成了替罪羊,竟然告诉记者在事故现场的池塘里埋下动车车头是为了方便救援。一个低智商的笑话。

       应该说我们政府缺少一个应急机制,不出事则罢,一出事就手忙脚乱。一旦事故过去了就搞一些先进人物和先进事迹来表彰一下,然后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除此之外如果有人要追究事故真相,此人将被问罪。

        我们没有足够的信息判断此次事故的原因,但我可以明确的说事故的隐患在于地方政府的不作为和肇事企业的不负责任。说白了这些都是道德风险(moral hazard)。我在日本生活和工作,无论是居民区还是办公室都要定期参加消防训练,由专业消防人员前来指导一旦发生火灾、地震、洪水,如何逃生?311大地震以后,每个公司职员都配有安全帽和手套及一整套防灾食品等。说实在的过于频繁的搞防灾训练有时让人心烦,我也有侥幸心理。但静下来想一想这种训练意义重大。

      无论遭遇任何灾难性事故,最可怕的就是手忙脚乱。要做到不乱唯一的办法就是明确现场的责任人。我可以想像天津爆炸事故的现场是如何混乱!毫无化学知识的编外消防人员在最前线冲锋陷阵,结果是帮了倒忙。

      我十分理解政府害怕引火烧身而进行舆论管制的心理,但我必须提醒的是所谓有人散布谣言那正是因为没有公开真相的结果,所有的谣言和谎言遇到真相就不攻自破。另外,面对居民的恐惧症,无论领导如何发誓,诸如“我们一定会一查到底”,都不能打消人们的担忧。因为没有人要听你发誓,重要的是把真相说出来。当然有可能领导也不知道真相,那你就承认不知道真相。还是那句话先让责任人出来说明事实真相,这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柯 隆 简历
富士通综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员、静冈县立大学特聘教授。出生于中国南京。86年毕业于南京金陵科学技术学院日本专业,88年旅日后进入爱知大学法经学部学习,92年毕业后进入名古屋大学大学院经济学研究科深造,94年硕士课程(经济学)毕业。98年10月,富士通综研经济研究所主任研究员。2005年6月,同总研经济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员。06年起担任主席研究员。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报道评论

非常具有可参考性
 
124
具有一般参考性
 
3
不具有参考价值
 
6
投票总数: 133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