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
NIKKEI——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专栏/观点 > 专栏 > ROOT > 专栏/观点 > 老柯要说话 > 政府该不该救市?如何救市?

政府该不该救市?如何救市?

2015/07/28

PRINT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柯隆:7月27日,国内股民经历了一个黑暗的星期一,上海股市综合指数跳水8.48%。很多人在问股价为什么暴跌?其实要搞清楚为什么跌,首先应该知道为什么涨?事到如今我们只要看一看经济的基本面和上市公司的业绩就不难看出股价指数从2000多点上升到5000点是没有道理的。问题是无论个人还是机构甚至政府在上一轮探底救市过程中已经被套牢。

 柯隆
        如果有人问政府该不该救市,回答是肯定的,应该救市。但问题是怎样救市?政府救市的一个前提是遵循市场规律,其大忌是不可以靠行政手段暴力救市。政府救市的目的无非两点:第一稳定市场;第二恢复信心。有一点必须澄清的是稳定市场不是稳定股价,股价是否稳定不是政府说了算,影响股价的因素很多,比如上市公司的业绩、投资者的预期以及宏观经济走势。

        反省上一轮股市跳水时的政府救市应该说有很多失算的地方。至今还有人把股价大跌的原因归罪于所谓的“恶意做空”。股市是一个逐利的场所,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投资者的投资行为可以用恶意和善意来定性吗?因为今天的股市没有一条规定说不能做空。另外,上一轮探底时居然有1300多家上市公司申请停牌,这种人为地控制股市的做法必然带来更严重的后果。市场本身就安排了稳定机制“跌停板”,在此基础上再搞大面积停牌,后果不堪设想。明确的说政府救市不是救上市企业,否则本末倒置。

       如果说股价跳水真的是因为“恶意做空”所致,那公安介入调查已经10多天,为什么一个“犯人”也没有抓到?任何随意改变游戏规则的行为都会造成新一轮更大幅度的股价跳水。股市的监管者是证监会,只有在被证明有犯罪行为,比如说发现有内部交易时公安警察才应该介入,否则,市场将陷入恐慌。
有人说外国股灾时政府也救市,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可以救市?


  柯隆
的其他文章

  从气功“大师”王林出事说开去

  我们看不到人民币国际化

  只有加速改革才能救股市

  王以民为天,民以食为天

  日本为什么不加入亚投行?
 
  正视历史从“抗日神剧”做起
 
  京都、奈良和北京
  
  读不懂的股票市场

  中日关系离政治越远越好

  中国足球为什么总是输?

  中日两国领导人微笑握手

  和谐社会应该多一些幽默感

  重新思考中日友好
 
   

      没有任何人能够否定政府救市的必要性,但关键是如何救市。有人形容上一轮的救市为饮鸩止渴,这样的表述未免有点过于极端,但的确有点急于求成,造成了市场丧失信心。

      从宏观上来说人民银行反复表决心保证市场流动性的充足。这种表述只能说明一点就是人民银行害怕担负责任,也就是说,央行保证市场的流动性,所以股价再跳水跟央行没有关系。嗨,似乎股市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

       说到宏观经济的基本面,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被设定在7%,结果第一季度的增长率是7%,第二季度的增长率也还是7%,天下事怎么这么巧?我衷心希望这只是一个巧合而不是象外媒炒作的“是被掺了水了”。不过在此我想问一句:眼下的经济凭什么增长7%?出口疲软,投资表现不佳,消费持平,我们实在看不到经济基本面有多少亮点。

       当然,在过去一些年中国普通民众也有了一些积蓄,这些积蓄支撑了私人消费,也有的投入了股市。股价跳水对散户来说乃灭顶之灾,特别是那些靠融资融券来投资的股民,股价跳水意味着他们走上了不归路。政府的官媒应该提醒股民股票是风险资产,而不是发表什么“股价上扬才刚刚开始”这样的煽动性文章。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日本自打实施了安倍经济政策以来,股价长了一倍多。现在日经指数基本稳定在2万点以上。日本为什么能稳住股价?其关键就是在他们通过金融政策撬动股价以后实施一连串的增长战略,改善实体经济。同时,我们也可以观察到日本的做法不是救具体的企业,比如夏普和东芝仍然处在举步维艰的状态。但从整体上来说日本经济开始步出“失去的二十年”的怪圈。

      不久前为本栏目写了短文《只有加速改革才能救股市》 (2015年7月9日),我依然认为仅仅靠缝缝补补的办法实施所谓救市举措根本无法稳定股市,我不相信政府和国企还能增持更多的股票。政策执行者不应该一意孤行,而应该重新定位救市方针,加速改革步伐。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柯 隆 简历
富士通综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员,静冈县立大学特聘教授。出生于中国南京。86年毕业于南京金陵科学技术学院日本专业,88年旅日后进入爱知大学法经学部学习,92年毕业后进入名古屋大学大学院经济学研究科深造,94年硕士课程(经济学)毕业。98年10月、富士通综研经济研究所主任研究员。2005年6月、同总研经济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员。06年起担任主席研究员。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
ad

报道评论

非常具有可参考性
 
61
具有一般参考性
 
3
不具有参考价值
 
6
投票总数: 70

ad

二维码

日经中文网
公众平台上线!
请扫描二维码,马上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