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履历书——李文正(27)两个接班人

2018/06/07


  结婚当天晚上,我始终无法入睡,我对死亡充满了恐惧。我的3个妹妹都是在婴幼时期相继过世,母亲也是在我9岁时因难产撒手人寰。家人的相继离去成了我心中的一个阴影。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的妻子怎么办?我的孩子怎么办?

 

  幸运的是,我并没有早早地被老天爷召唤过去,明年就要迎来90岁了。我有3个儿子3个女儿。二儿子李白(James)和三儿子李棕(Stephen)作为我的接班人执掌着力宝集团。李白负责印尼的国内业务,身在新加坡的李棕负责包括中国在内的海外业务。

               

我和二儿子李白(James,右)和三儿子李棕(Stephen)

 

  我在电视上曾经看过一个讲述老鹰教小鹰飞翔的节目。老鹰抓着小鹰飞到高空,然后把小鹰松开,小鹰飞不起来快要摔到地面时,老鹰抓住小鹰,把小鹰带回高空再次抛下。如此反复,直到小鹰学会用自己的力量飞翔为止。

 

  应该放手,让孩子们从失败中学到经验。考虑到孩子们将来应该学会独当一面,我没有马上让李白接管公司业务。李白从澳洲墨尔本大学毕业回到雅加达后,首先去了一家制造电视机的电子公司上班。

 

  1984年,我将李白送到美国阿肯色州,让他负责经营我在当地收购的沃森银行。之后,我又让他到洛杉矶积累经验。曾有一段时期,我还将力宝银行交给他来管理。李白历经多次风雨,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经营者。力宝集团能够向土地开发事业顺利转型,也是他的功劳。

 

  三儿子李棕,他上小学的时候,我就把他送到新加坡的华文学校。很早我就决定,今后要让李棕负责所有海外业务,因此让他从小就学习中文和英文。李棕从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毕业后,我让他去香港参与负责力宝集团的海外业务。亚洲金融危机后,力宝把海外总部由香港迁至新加坡,这个建议是李棕提出的。


 

  李棕在新加坡事业刚起步时,也是屡屡受挫。他参加新加坡政府实施的土地竞拍,接连落标。但他从失败中学会了如何估计地价以及投标的方法。在收购有酒店经营的华联企业(OUE)后,第2大股东派来的经营高管总是跟我们作对。李棕克服种种困难,成长为一名具有全球化视野的经营者。

 

  我共有6个子女,22个孙子和56个曾孙。在华人企业中,后代争夺继承权导致经营受损的情况很普遍。为防止不和,家人之间的交流是必不可少的。每年,我都会带孩子辈和孙子辈们一起出去旅行。去年初春大家一起去北海道的新雪谷町(Niseko町)滑雪,12月又一起去了不丹。

 

  我的孩子和孙子们都在不同的国家成长、学习和工作,因此他们使用的语言也不尽相同。我跟妻子之间用北京话或印尼话交流,跟李白用印尼话交流,跟孙子们则是用英语沟通。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