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动汽车电池厂商的崛起与自信

2018/03/20


  不管是纯电动汽车(EV)还是混合动力车(HV),电动车不可或缺的核心零部件都是充电电池。纯电动汽车能在全球范围内以多快的速度普及,电池的性能和价格是最后关键。但在中国,不考虑经济合理性,而是作为国家政策来推进国产纯电动汽车开发的做法将提前催生需求。在此背景下,迅速提升存在感的是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简称宁德时代、CATL)。

  

宁德时代研究院总监梁成都

 

  3月,在东京的一场电池展会上,有一位演讲者格外引人关注。他就是中国新兴电池企业宁德时代的研究院总监梁成都。梁成都充满自信地表示,宁德时代的纯电动汽车电池通过技术创新,将能具备与内燃机相同的竞争力。

 

  宁德时代总部设在中国福建省,由新能源(香港)科技有限公司(ATL)的车载业务部门独立出来,于2011年组建。新能源(香港)科技有限公司曾被日本电子企业TDK收购。之后,宁德时代在当地的商用车电池等领域不断取得成绩。同时,和欧洲整车企业关系深厚,进行了多次技术测试,自2012年起向德国宝马X1供应车载电池。

 

  拟通过上市融资131亿元

 

  宁德时代正筹备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计划融资131亿元。从招股说明书中可以一窥这家“红色电池新星”的容貌。

 

  2016年销售额达到148亿元,在1年的时间内猛增至2.6倍。员工人数截至2017年6月底为1.8万人,相比2016年底,在半年时间内增加近6000人。在通过上市筹集的资金中,约95亿元计划用于对中国国内新工厂的投资。

 

  截至2016年的车载电池产能按容量计算达到6.8吉瓦时。如果新工厂投入运行,到2020年有望达到50吉瓦时的产能。松下在美国内华达州的 “Gigafactory”工厂如果满负荷运转,将达到35吉瓦时。由此可以看出宁德时代的强劲势头。

 

  

  不仅是计划,实际业绩也有望快速增长。据调查公司Techno Systems Research统计,从2018年度车载锂离子电池的供货量份额来看,相对于居首的松下的18%,宁德时代预计达到17%,将超过此前是中国最大电池企业比亚迪的15%。

 

  充电电池的价格将影响纯电动汽车的收益性。这是因为确保现实性的续航距离,纯电动汽车要配备大量的充电电池。“相对于混动车的6万日元,纯电动汽车高达140万日元。要问能否体现到售价上,很难回答”,丰田副社长小林耕士以蓄电池的成本为例,在2月的财报发布会上回答了关于纯电动汽车的收益性问题。

 

  为了降低电池价格,量产效应非常重要,各家车企竞相展开了投资。不仅是宁德时代,松下、韩国三星SDI和LG化学等都在增强产能,英国调查公司HIS Markit认为,世界车载电池产能到2020年将增加至2016年时的4.5倍。

 

  美国通用汽车(GM)透露,从LG化学采购电池单元的价格为 145美元。但是,宁德时代的梁成都表示,随着产量的增加,到2022年或将迎来100美元/千瓦时的时代。


 

  作为新兴势力的宁德时代毫不畏惧领跑企业,走在投资竞争的风口浪尖,是因为背后有中国政府拟于2019年引进的“新能源汽车积分”制度。中国将要求车企在华生产和进口的一定比例的“新能源汽车(包括混动车和纯电动汽车等)”。其中,纯电动汽车的数量换算的方法复杂,但设置了到2019年达到10%、2020年达到12%的门槛。

 

  产业政策的色彩浓厚。如果车企不从中国政府认定的电池企业采购,就无法被计算为新能源汽车。宁德时代将享受政策福利。

 

  

  另一方面,不断增长的车载电池业务时刻伴随风险。“电池单元的量产需要约200亿欧元的初期投资,以及数十亿欧元的运行成本。商业化面临过大风险”,世界最大零部件企业德国博世2月28日发出的声明就象征了这种严峻性。

 

  投资风险巨大

 

  博世宣布放弃车载电池单元的自产化。日产汽车也将与NEC共同出资的车载电池企业出售给中国的投资基金,明确了与投资竞争保持距离的姿态。

 

  另一方面,丰田与松下在携手招募合作伙伴。计划将电池销售给其他汽车制造商,从而确保产量。丰田社长丰田章男表示:“我们两家企业不会对外封闭,希望为汽车厂商的电动车普及做出贡献”。两家企业将研发安全性能更高的下一代全固体电池。

   

  除了投资负担以外,可能引发电池行业波动的另一因素是资源的确保。但构筑循环再利用体制,也蕴含着提升竞争力的可能性。

   

  电池的正极材料所使用的钴的国际价格在2年内暴涨3倍以上。2017年秋季,德国大众汽车举行了招标活动以确保钴的长期供应,从而引起了广泛关注。在占供给量一半以上的刚果民主共和国,被指存在雇用童工问题。IHS分析师理查德·金分析称,“如果投资集中在开采上,钴价可能会稳定下来,但短期内竞争仍将持续”。

   

  正因为资源宝贵,循环再利用才显得不可或缺。日本企业的优势是在混动车领域积累下来的经验。丰田将从2018年度开始进行实证实验,将用过的车载电池再利用于大型蓄电池系统上。本田也正在研发从使用过的电池电极内有效提取镍钴合金的技术。

 

  中国开始实施新能源汽车积分政策的2019年,将是电动汽车真正迈向普及的转折点。但是,各电池企业和汽车制造商并非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该如何构筑从资源的确保、制造到再利用的产业链呢?无疑中国将成为“试验田”。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企业报道部 江口良辅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